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生活频道

富二代吸毒千万家产几乎被败光 卖5套房子买毒品

发布:2017-12-23 23:31:02  来源:转载

 听《十年》这首歌时,小耿常回想起自己经历的这10年。关上CD,他做了个决定,揭开自己的伤疤,让人看到那疼、那脓,也许这样,会让一个和曾经的自己一样的吸毒人清醒。于是,小耿坐在了新晚报记者的面前,开口前目光先望向陪同他来的家人、朋友,语气平静而坚定。

  A

  一切要从

  粉色小药丸说起

  虽说想说出自己吸毒、戒毒的事,但他终究不想让别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他给自己化名小耿。“耿直嘛,就是说实话,就叫小耿吧。”

  小耿37岁了,黑脸、矮个儿、身体结实,看起来朴实。“十年前他可不这个状态。”朋友刘浛民给新晚报记者看他后脑勺上的那道深疤,“这就是他当年拿酒瓶子给我砸的,哗哗淌血,就因为我拦着他,不让他出去买毒品。当时,他天天都神志不清的,发起狂来谁都打。”

  小耿是“富二代”,家里生意做得挺大,有上千万的资产,但一切都是父母张罗着。与青梅竹马的同学结婚后,他并不工作,父母会给他零花钱,不够花随时再要。“每天一睁眼我就琢磨今天玩什么才够刺激。打游戏玩够了,整天吃吃喝喝也无聊,KTV天天去……我就觉得每天过得都特别没意思。2007年,我在朋友的网吧里看到他们正在吃一种小药丸,粉色的。朋友拿给我让我吃,说这可是好东西,吃完这个就打开一个‘新世界’。”

  小耿二话没说就吃了。几分钟后,小药丸开始上劲儿了。“那种感觉说不上来,就好像连毛孔都打开了似的,飘飘忽忽,屋里吃完的人有的在大喊大叫,有的撞墙,而我就是暴走。”事后,小耿才知道这药丸叫“摇头丸”。“第一次是朋友白给我的,后来我就开始买。”

  2008年秋天,又有朋友给了小耿一包冰毒。“尝尝这个,比摇头丸还好。”

  “当年冰毒从外地运到哈市大概是500块钱一克,毒贩子转手卖给吸毒的,1000元至1200元一克。最开始他是两天吸一包,后来上瘾了用量越来越大,一天一包。这一天光吸毒就得1000多元。”朋友刘浛民说。

  丈夫回忆时,小耿的妻子小波紧咬着嘴唇,眼睛看着天花板,努力让眼圈里的泪不掉下来。

  “吸完冰毒整个人就跟打了兴奋剂似的,可以三天三夜不睡觉,这么足的精神头干点啥好呢?”于是,有人把小耿带到了赌场。

  “当年我们玩的是推牌九、填大坑,一玩就是三天三宿不回家。赢的时候一天能赢两万多,但输的多赢的少,最多一天输十几万。”

  B

  毒瘾发作时

  跳楼去买毒品

  毒瘾越来越大,整天没精神、流眼泪、淌鼻涕,还欠了一大笔赌债,为了不让家里人发现,小耿总是躲着妻子不回家,可还是被发现了。

  “他名下在哈市有5套房子,有一天我寻思把房子租出去,结果到房子那一看住人了,而且人家还说这房子是他们买的。我把家里人都发动起来到处找,终于把小耿找到了,问他到底怎么回事?”在家人的逼问下,小耿承认,自己吸毒还赌博,名下的5套房子他都偷偷卖了用来买毒品,另外还欠了好几百万元的赌债还不上。

  “真是晴天霹雳一样,好好的日子不过,把自己身体造完了,说话都语无伦次的,气得我一怒之下提出了离婚。”小波说到此处嘴唇都在抖,眼泪终于止不住了,捂着脸呜呜地哭,旁边的小耿一脸愧疚。

  虽然离了婚,但小波还是和婆婆到处打听哪里能帮小耿戒毒,他们打听到了刘浛民创办的中华反毒网,请刘浛民帮助小耿脱离毒品。为了让小耿彻底与毒贩、赌徒断绝联系,家人变卖了资产,帮他还清了600多万元的赌债和利息,千万资产几近倾覆。

  “最初跟他说什么都听不进去,就跟疯了一样打我和反毒志愿者苏岩。我们从赌场都是骗人的开始给他讲,找人给他演示赌场都是怎么出老千坑他的。毒瘾发作都是一阵一阵的,发作时小耿就拼了命地要往楼下跑,要去买毒品,不让去就用头撞墙,撞得满头都是血,有一次都从二楼跳下去买毒品了。我们实在控制不住他的时候,只能把他绑在床上,给他喂水、给他抽烟。等毒瘾过去了,把他松开,他又恢复了神智,再三保证再也不吸毒。可一两个小时后,毒瘾让他又蚀骨挖心似的难受,他就自残和打骂我们。”

  离婚后,小波没有放弃小耿,每天都陪着前夫戒毒。小耿在床上被绑着,想要挣脱狠狠地拉扯绳子,把自己的手腕、腿勒得全是血痕,小波趴在小耿身上压着不让他乱动,一边号啕大哭一边说,“求你听话吧,不管咱俩能不能过了,我都希望你健健康康的。”

  C

  平淡的生活

  才是真正的幸福

  一日吸毒,终身想毒。很多吸毒者都在复吸中沉沉浮浮,小耿也不例外。靠着小耿赚钱的毒贩子在小耿恢复行动自由后,又悄悄联络他,给他提供毒品,家人、朋友发现后又再次启动死看死守的模式。他的家人、朋友都收到过毒贩子的死亡威胁,“再搅和别人的事儿,弄死你们全家!”可谁也没被吓跑,反倒更严密地给小耿的交友圈过筛子。

  直到2013年,小耿终于可以算是戒毒成功了。到现在,4年时间里,再也没吸过一次,而且与给他介绍毒品、带他去赌场的那些人彻底断了联系。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17 版权所有:青岛网 青岛传媒网 atQing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服QQ:2792255827 运营商:上海远方的田野信息技术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

客服热线:1861-532-4884(青岛) 021-34121912(全国)

ICP备案号: 沪ICP备11035786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