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科技频道

蔚来汽车事钱还是生意 “换电”“代工”模式遭质疑

发布:2017-12-23 23:28:27  来源:转载

 刘永

  一辆天蓝色的蔚来ES8安静地停放在北京长安街1号东方广场,吸引着来往的目光。

  上海蔚来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蔚来汽车”)以每年4000万元的价格在这里租下上下两层、2000多平方米的空间,作为蔚来汽车在国内的首家体验中心。而像这样的“蔚来中心”,在北京、上海、南京、杭州、广州和深圳等城市的繁华地段已开设8家。

  蔚来,寓意“Blue Sky Coming”。作为蔚来汽车首款纯电动SUV车型,ES8承载着蔚来汽车的远大梦想——成为“中国版的特斯拉”,也承载着刘强东、雷军等众多企业家和一批风险投资机构的投资赌注。

  在蔚来及部分业内人士眼中,这款ES8在一定程度上折射出未来中国电动汽车制造领域的最新逻辑和未来趋势,而正是这一点,让蔚来汽车收获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和质疑。

  不过,对于换电模式、代工疑虑、盈亏平衡等焦点问题,蔚来汽车相关负责人并未正面回应《中国经营报》记者的采访请求。

  “烧钱”还是“生意”?

  12月16日,北京五棵松体育馆。

  一年半之前这里还被称之为“乐视体育生态中心”,乐视在这里展示了炫酷的LeSEE概念车,贾跃亭数度哽咽,最终泪洒发布会。

  一年半后,蔚来汽车创始人、董事长李斌也出现在这里,发布最新的电动汽车ES8,脸上笑意盈然。作为蔚来汽车旗下的首款SUV,ES8也于这一天宣布正式上市。

  而早在2015年的夏天,李斌就宣布推出一款超跑,外界有人给他做出了和贾跃亭一样的评价:“PPT造车”。不同的是,蔚来EP9电动超跑已于2016年11月在伦敦如期亮相,刚刚发布的ES8也兑现了第一款量产车的承诺。

  李斌努力做到“不跳票”,避免蔚来汽车给大家留下“大忽悠”的印象,但质疑和不满仍然存在。或许是因为不安,或许还带着点儿兴奋,李斌一直到凌晨5点钟才睡。

  尽管没休息好,李斌还是一早起床,7点多钟见了富士康董事长郭台铭,一起吃了早餐,聊了两个小时。

  汽车一定是绕不开的话题。李斌在大交通领域布局广泛,投资了摩拜,是除胡玮玮之外的最大股东。而郭台铭早就想做汽车。2015年3月,富士康、腾讯以及和谐汽车就共同成立了一家名为“和谐富腾”的公司,三家公司宣布总共投入10亿美元。但富士康最后选择了退出。

  郭台铭和李斌的早餐谈话,说了些什么,令人遐想联翩。

  蔚来汽车由一家名为NIO NEXTEV LIMITED的机构100%控股,但记者无法通过工商系统查询到这家机构的任何信息。

  资料显示,蔚来汽车由李斌、刘强东、李想和腾讯、高龄资本、顺为资本等“深刻理解用户的顶尖互联网企业与企业家”在2014年11月联合发起成立,并获得了淡马锡、百度资本、红杉、厚朴、联想资本、华平、TPG、GIC、IDG、愉悦资本等数十家知名机构投资。

  蔚来汽车发布会召开前,章泽天现场解答了刘强东投资蔚来汽车的过程:“李斌来我家吃了一次饭,花15分钟和我老公说起这事儿,我老公花了5秒钟说yes!”

  李斌对外透露蔚来的投资人有56个,“资金支持非常充裕,足够让我们去建立这样的服务体系,和后续持续的研发、整个服务体系的升级。”

  “有钱”是蔚来汽车造车的重要信心源泉,而经验也让李斌收获了朋友圈的信任。而在全国各地重金开设“蔚来中心”,也是希望建立行业精英车主圈子,打造高端形象。在这里,所有的交互都可以通过手机APP进行。

  在汽车发布会后举行的媒体集中采访中,有媒体质疑蔚来汽车烧钱,李斌称滴滴才属于烧钱打补贴,而蔚来汽车属于一桩“生意”。

  “换电”质疑

  蔚来ES8分为两种型号,基准版补贴前售价人民币 44.8 万元,限量1万辆的创始版补贴前售价人民币 54.8 万元。

  “除6万元补贴和10万元购买电池费用,整车到手价在28万元到38万元之间,另每个月支付近1280元的电池租赁费,六年半后电池归车主所有,相当于电池分期付款。”蔚来汽车一位销售人员告诉记者。

  相比蔚来ES8,蔚来推出的“电能服务体系”NIO Power同样备受关注。李斌在发布会上称,其换电站中应用的换电系统已经申请了超过200项专利,3分钟即可完成电池更换。

  NIO Power之所以引起巨大关注,在于已经不同于靠车辆本身性能、品牌竞争,而是将服务升级到一个全新维度进行市场竞争。

  而当汽车没电又远离换电站时,一辆拉着巨量电池的充电车可以跟着你走到任何地方,做到加电10 分钟续航 100 公里。蔚来汽车表示,到2020 年,将投放超过 1200 辆充电车,“燃油车能去的地方,蔚来电动汽车也能够到达”。

  蔚来汽车宣称,已经在北上广深等十个城市开始建设换电桩,2020年要在这几个城市覆盖落地1100个换电桩,以三公里为服务半径,“让加电比加油更方便”。

  事实上,一家名为Better Place的以色列公司早在10年前就描绘了这样一幅场景:当你开着电动汽车行驶在公路上,电力储备临近50%时,它会自动提示需要充电,并用车载的移动导航系统将你带到最近的电池屋。

  Better Place也确实做到了。在换电站,只需1~2分钟便可更换电池完毕。公司一度受到资本的追捧,2010年估值达到12.5亿美元。

  然而投入与回报并不相等,使得Better Place很快走向了绝境。其与雷诺-日产联盟亦曾开展深度合作,但效果差强人意。雷诺汽车CEO戈恩曾公开宣称,“换电模式是死路一条”。

  特斯拉在4年前也展示了90秒换电池功能,CEO埃隆·马斯克曾宣布要在2013年年底实现换电站的修建。现在的特斯拉早已经不再提换电这回事儿了,人们也渐渐忘却。

  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也曾公开表达过对换电模式的质疑,并提出存在“便利性、安全性、清洁度”三大“技术矛盾”。

  当蔚来汽车宣布前景远大的换电模式时,又引起了一阵惊叹。换电模式是涉及综合换电工程技术、客户消费模式、换电网络投资、汽车产业格局等多方面的大系统工程。BetterPlace和特斯拉都没搞定的东西,蔚来汽车能搞定吗?

  蔚来汽车已经开始行动。一位蔚来员工告诉记者,明年上半年在北京将建设几十个换电桩。

  不过,据东北证券分析师刘军团队测算,如果换电站建设及运营成本之和在8年内实现盈亏平衡,每次换电的定价需超过700元,对应循环工况下行驶355km,而这有可能对公司资金造成压力。

  对于换电模式存在的争议和质疑,蔚来汽车并未回应记者的采访请求。

  代工疑虑

  在关键的生产环节,蔚来汽车采用的是代工模式。

  “这是生产线上的ES8。”在蔚来汽车发布会上,李斌展示了一张照片,几台橙色的焊接臂围绕着一台尚未成型的ES8汽车。

  据了解,发布会上的几辆ES8是在未来汽车南京试制工厂生产的,而大规模量产就在江淮汽车位于合肥的新建工厂里完成。蔚来汽车通过与江淮汽车合作,可以获得量产车生产资质,双方合作的车型将会挂着蔚来的LOGO,但是车尾依然将显示“江淮”字样。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在江淮汽车新建工厂里,只有一条焊装线基本装配成型,但是涂装线等生产线要“稍微迟一点”。

  北京蔚来中心一位销售人员告诉记者:“从12月16日上市至今,几天时间内已经有近万名客户下了意向订单,最早明年5月交车。”

  通过蔚来汽车与江淮汽车联姻,源于李斌创办的易车网曾与江淮汽车有着深度合作,双方在长期交往中李斌“对江淮汽车有着很强的印象”,做事靠谱,又有创新意愿。用江淮汽车党委副书记王东生的话说是“靠谱的两家企业走到了一起”。

  王东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要到“明年1月份,全部线装配完毕后才能真正开始量产”,新工厂“具备全铝车身生产技术,达到世界一流水平”。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17 版权所有:青岛网 青岛传媒网 atQing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服QQ:2792255827 运营商:上海远方的田野信息技术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

客服热线:1861-532-4884(青岛) 021-34121912(全国)

ICP备案号: 沪ICP备11035786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