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生活频道

孙女拍照记爷爷最后7年:这装着我和爷爷全部的爱

发布:2017-12-22 20:23:26  来源:转载

 11岁时奶奶病逝,之后我在部队生活了六年多,再回到家我都记不清她的样子了,当时觉得很惶恐,赶紧去抽屉里翻她以前的照片。后来我想,这样的事不应该再发生。我想把和亲人在一起所有温暖感动的瞬间都定格在照片里,不想忘记那些故事和背后的感受。

石勐尧和爷爷的照片。她和爷爷拍了400多张合照,记录了爷爷人生的最后7年。受访者供图石勐尧和爷爷的照片。她和爷爷拍了400多张合照,记录了爷爷人生的最后7年。受访者供图

  2010年1月至2017年正月,石勐尧坚持用一个傻瓜相机为爷爷石连启照相,用四百多张彩色、黑白照片记录了她与爷爷7年来的生活点滴。

  石勐尧本来无意公开,但受了冲印室老板的鼓励,参加辽宁省青年摄影十佳大赛。不久前,这些照片在网上流传开来。黑白影像中,女孩和爷爷亲密依偎、爱意浓厚,感动了无数网友。

  石勐尧今年28岁,来自辽宁抚顺,曾是部队文工团的舞蹈演员,如今转业为一名基层公务人员。她没学过照相,但11年前,凭借着对摄影的莫名好感,她拿起相机,用照片将记忆定格。

  来自单亲家庭的她,从小和爷爷奶奶一起长大。爷爷对她的疼爱和鼓舞,曾支撑她度过年少最艰苦的时光。工作后,石勐尧每次放假回家,看见爷爷瘦弱衰老的身形,她更珍惜彼此相处的每一刻。

  “记忆也许会随着时间褪色,所以想把和爷爷在一起的画面都定格在那些永恒的瞬间。”今年年初,爷爷去世,享年83岁。如今,每当思念涌上心头,石勐尧便翻看这些照片,就能感受到一股不被时间和生死撼动的力量伴随着她。

  她说,这是爷爷换了一种方式守护她。

  希望时间就停止在那一刻

  剥洋葱:7年前怎么想到要和爷爷拍照?

  石勐尧:2010年我们有很多汇报演出,经常出差,有一次去上海呆了近两个月才回沈阳。周五回来后,领导给放了6小时假,我特别想爷爷,就坐了2小时车回抚顺看望他。当时见他,忽然觉得他又瘦了一圈,显得更小了。他每隔几分钟问我吃饭了没,一共问了3次,他第一次出现这种健忘的情况,我心里不是滋味。

  临走前,他蜷在床上,阳光洒满他全身,像回到了婴儿状态,我觉得那个场景特别美,希望时间就停止在那一刻别走,忍不住张口问了句,爷爷要不我们一起拍张照吧?他挺高兴的,我就躺下和他一起拍了照。

  剥洋葱:这是你和爷爷一起拍照的开始么?

  石勐尧:算是正式拍摄的开始吧。那天我回到单位,把黑白照片导出来,放在电脑上看,莫名觉得伤感,看着看着就哭了。那一刻开始,我就决定以后每次回家,都要多和爷爷在一起拍照。可能不想他变老吧,想用照片把时间留住。

  剥洋葱:灵感来自哪里?

  石勐尧:来自直觉,还有内心深处对爷爷的感情吧。比如看到一束光落在他身上、看到后院的花开了、看到他今天穿的特别、看到他住院很心疼等等,所有和他单独相处的时间,我都会情不自禁地拿起相机拍照。

  爷爷也喜欢拍照

  剥洋葱:拍摄过程中你们会设计一些东西么?

  石勐尧:大部分时刻都是瞬间的抓拍,偶尔也会根据场景和记忆做一些设计。比如大家比较好奇那张我俩分别衔着一朵白花的照片,就是我让爷爷配合一起拍的。

  前两年春天,我带着爷爷在家附近散步。路两旁的花都开了,黄色的迎春、红色的梅花、白色的梨花,还有我叫不上名字的,都很美。我回想起小时候爷爷常带我去浑河边的抚顺劳动公园玩,也给我摘过一朵粉色的花。为着一种纪念和缅怀,我就突发奇想摘了两朵白色的小花,放在爷爷和我的嘴上,爷爷觉得创意不错,很配合,就一起拍了那张照片。

  剥洋葱:爷爷喜欢拍照吗?

  石勐尧:大部分照片我会及时洗出来拿回家给他看,他都很喜欢。有时候也会开心地和我讨论,哪张他喜欢、哪张他表情还不够好等。尤其是在院子里照相,街坊邻居看到了给他打招呼,他就咧着嘴笑,给人介绍说,这是我孙女,给我照相呢。

  爷爷是很好的搭档。照相的那一刻,他都呈现出比较自然的状态,这也是我想要的。拍到后来,我每次回家,感觉他都会很有仪式感地穿着整齐,坐在那里等我。

  剥洋葱:他最喜欢哪张照片?

  石勐尧:我印象最深的一张照片,是2016年夏天的一个周末下午,爷爷穿着一个西装马甲在后院晒太阳,我走过去给他照相,随口夸了句他的衣服好看,要是我也能穿一样的和他一起照相就好了。他立马去家里拿了一件一模一样的给我穿上,说正好他有两件相同的衣服,就送给我了,就像穿亲子装一样。正巧爷爷面对着镜头向邻居挥手问好,我赶紧站在他身旁,做了个踢腿的舞蹈动作,那是他最喜欢的照片。

  爷爷的手让我有安全感

  剥洋葱:你给爷爷剪脚趾甲的照片让人很感动。

  石勐尧:是。我回家都会给爷爷洗脚、剪剪指甲,以前他都是这么为我做的。不记得是哪一年了,有次回家,他说自己脚疼,走不动路。他眼神不好,我就帮他看,发现脚指甲盖长到肉里,就帮他接了热水洗脚,泡软了后给他剪短。之后我会定期给他弄,当时觉得很有意义,就拍下来了。

  剥洋葱:你给爷爷洗澡的照片呢?

  石勐尧:爷爷爱干净,喜欢洗澡,但不喜欢麻烦别人帮忙搓澡,我又是女孩,他挺不好意思。那天我在客厅看电视,他搬着一个凳子,穿着拖鞋,慢慢挪到卫生间,我总担心他摔倒,电视也看不安稳,就进去瞅了一眼。我看到他想搓后背,手却没力气、够不着,我的情绪一下就上来了,习惯性地给三脚架上的相机按了延时,走到他身后,拿起搓澡巾给他搓背。他很安静地坐在那里,也没说话。

  剥洋葱:照片中出现了很多次爷爷手的特写,为什么?

  石勐尧:爷爷的手让我有安全感。虽然很瘦,布满皱纹,但对我而言,这双手是世界上最好看、最有力的手。我很眷恋握着他手的感觉,很温暖。

  我小时候不自信,喜欢低着头走路,每次抬头,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爷爷的左(右)手,心里特别踏实。就是这双带着一股淡淡烟味的手,给我洗脸、拉着我上学、牵我去公园,好像可以帮我挡掉大千世界所有不好的事物。如今长大了,我就会多拍他的手,算是一种意像吧,象征着我们对彼此的爱。

  剥洋葱:最后一张照片是在哪里拍的?

  石勐尧:今年正月初八在医院里拍的,也是他去世前的最后一张。初五晚上他忽然不舒服、小便失禁,我们就打120送他去了医院。初八晚上我陪床,坐在他床边,爷爷一直看着我,默默流着眼泪。他带着呼吸机,不能说话,但从他不舍的眼神里,我感觉他好像要和我告别,又放心不下。那一宿我俩都没睡,就这么对视着,一起哭。当时我很害怕会失去他,赶紧按下床边相机的快门,后来发现那张照片都失焦了,很模糊。隔天晚上九点,他就安详地睡过去了。

  “他更像爸爸”

  剥洋葱:你和爷爷感情最深?

  石勐尧:是的,我是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4岁父母离异,父亲工作很忙,就由爷爷奶奶照顾我,直到我12岁学舞蹈离开家。那些年,都是爷爷每天叫我起床,用毛巾给我洗脸,给我做早餐,送我上学,路上还会给我讲故事。我觉得他更像爸爸,一直很依赖他。

  剥洋葱:小时候,你最难忘的是什么?

  石勐尧:小时候家里暖气不是很好,爷爷怕我晚上睡觉冷,就买那种医用的玻璃瓶给我灌上热水,用毛巾裹一层,再用橡胶包一层,放在被窝里,所以那些年东北的冬天我都觉得很温暖,一点不冷。

  还有一次,我大概5岁,他带我去公园玩,我非要坐“疯狂米老鼠”(过山车),他就陪着我一起坐,现在想想,爷爷那时快60岁了,应该也挺危险吧,但他总是这么细腻又贴心。

  剥洋葱:离家之后和爷爷还有联络么?

  石勐尧:从来没断过。12岁开始,我到部队文工团学习舞蹈,不能回家,只有每月最后一周4小时探亲时间,那段日子过得很艰苦。好在爷爷每月都会来看我,老师不让我们吃零食,爷爷就偷偷带一点饼干、牛肉干和巧克力给我解馋。

  每两周,他会写两页纸的信寄过来,问问我生活和学习的情况。我委屈、受挫的时候,他就多写两页安慰和鼓励我。六年多的时间里,他的信就是我的精神寄托。每次收到信,我都反复读,再放在枕头底下压着,时不时拿出来看。一共100多封,到现在还留着。

  剥洋葱:爷爷怎么教导和鼓励你?

  石勐尧:我生活或者学习上有困惑,他就分条一一列出来他认为可行的解决办法。有一次成绩退步严重,很沮丧,写信告诉他。他回信说,一个人只有自信才不会惧怕考核,而克服畏难情绪和自卑心态就需要不断努力,多下功夫,在一点点进步中建立信心,不可以气馁。信里很多话到现在都受用。

  照片里有我们对彼此全部的爱

  剥洋葱:近些年,你最感动的瞬间是什么?

  石勐尧:前年吧,爷爷记忆力严重衰退了,他晚上要看新闻、电视剧,但总是记不清台数,有时候翻来翻去就错过时间了。我就把数字对应的电视台写在一张纸上,放在客厅茶几上给他备用。后来我再回去,看到他用两层透明的锡纸仔细地包着那层纸,压在桌子的玻璃下,他说怕弄丢弄破了,我知道他对与我有关的东西都格外珍惜,当时眼圈就红了。

  石勐尧为爷爷写的电视节目单。

  剥洋葱:这些照片对你而言的意义是什么?

  石勐尧:我很庆幸自己通过这种方式留住了我和爷爷日常生活的片段,这里有我们对彼此全部的爱。11岁时奶奶病逝,之后我在部队生活了六年多,再回到家我都记不清她的样子了,当时觉得很惶恐,赶紧去抽屉里翻她以前的照片。后来我就想,这样的事不应该再发生。我想把我和亲人在一起所有温暖感动的瞬间都定格在照片里,不想忘记那些故事和背后的感受。我以后还想讲给孩子听,让爱在照片里传递。

  剥洋葱:网友的评价你怎么看?

  石勐尧:我挺意外的,没想到照片在网上引起不少反响。我记得在辽宁展出时,有位50多岁的阿姨看着照片一直哭,她拉着我的手,说她父亲今年刚去世,她看到这些照片就想起最后照顾父亲的时光,很感动,有点后悔没留下可以回忆的东西。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17 版权所有:青岛网 青岛传媒网 atQing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服QQ:2792255827 运营商:上海远方的田野信息技术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

客服热线:1861-532-4884(青岛) 021-34121912(全国)

ICP备案号: 沪ICP备11035786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