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生活频道

整形大师主刀致富婆成植物人 丈夫许愿醒来捐千万

发布:2017-12-22 20:21:10  来源:转载

 新闻背景

  2008年,45岁的女子张津华倒在了“整形大师”王良发的手术台上,至今昏迷,而她曾经是一位资产上亿的成功女性。

  北京市朝阳区卫生局(现为北京市朝阳区卫计委)当时一份编号为“朝卫医罚字(2009)828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披露了事因:手术过程中,局麻用药利多卡因超过限量,以致张津华构成一级伤残和完全护理依赖。

  身高170cm,体重61.6kg……在丈夫王焕凯眼中,妻子不算胖。但北京名会红国际医疗美容诊所(名会红美容诊所)当时出具的《人体成分分析报告》显示,张津华体脂百分数“肥胖”,腰臀脂肪比率“严重肥胖”。最终,在“专家”的建议下,张津华同意手术:无痕紧致提升,玻尿酸、吸脂(腰腹一圈8个部位)……

  但是,手术过程中意外发生:张津华陷入昏迷。

  上述《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北京名会红国际医疗美容诊所并无麻醉资质,于是吊销其《医疗机构职业许可证》,并罚3000元。一年后,北京市朝阳区卫生局又连发两份《行政处罚决定书》,主刀医生王良发、麻醉师余奇光的《医师执业证书》被吊销。

  但王焕凯坚持要为妻子讨个说法,他认为,王良发、余奇光涉嫌医疗事故罪,“必须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在此事件后不久,余奇光去世。名会红美容诊所创始人倪薇薇在接受央视采访时曾称,余确因此事自杀身亡。

  2016年11月,王良发被刑拘,数日后,被取保候审。

▲张津华出事前后对比 受访者供图▲张津华出事前后对比 受访者供图

  日前,“整形大师”王良发取保候审的期限已满,因医疗事故鉴定未果,在取保候审期满后,北京朝阳警方未对王良发变更强制措施。这令张津华的丈夫、55岁的王焕凯如坐针毡。在王良发被取保候审期间,王焕凯曾3次申请医疗事故鉴定,但均被北京市朝阳区卫计委告知,“无法进行。”最近一次被拒绝的原因是,医疗事故争议中,医方主体名会红美容诊所已不存在。

  9年过去,当年被诊所认定为“严重肥胖”的张津华已不成人形,王焕凯说:“她已是骨瘦如柴,只有35公斤的样子。”对此,王焕凯感到无能为力,他说:“我最大的愿望是,太太活着。”

  身高170厘米、体重61.6公斤

  资产上亿女子吸脂美容陷入昏迷

  出事前,张津华是一名商人,她和丈夫王焕凯旅居匈牙利,在异国他乡打拼,“还算成功,2008年时,资产约有1亿元。”当年7月,张津华回国。

▲张津华出事前的旧照 受访者供图▲张津华出事前的旧照 受访者供图

  在丈夫的陪同下,她曾去名会红美容诊所咨询了一次,“当时没计划做吸脂手术。”月底,王焕凯返回匈牙利,料理公司事务。谁料,这竟成“永别”。

  王焕凯清楚地记得,事发当天他和妻子最后通话时的场景:2008年8月4日中午(匈牙利时间),他打开电脑,和妻子视频,两个女儿就守在一旁。张津华问:“你想我了吗?”王焕凯答:“不想。”视频中的张津华佯装生气,冲着两个孩子嚷嚷:“去掐你爸爸去。”

  回忆起当时的情景,王焕凯重复了几次,“这是和太太的最后对话,永远忘不了。”王焕凯本来准备8月5日带着两个女儿回国,但是,一切被突如其来的意外打乱——“她在视频里给我说,那晚要去名会红美容诊所。”王焕凯回忆,直到手术前,他都不知道妻子要进行吸脂手术,“她不算胖,身高170cm,体重61.6kg。”

  按照美容诊所“专家”给出的《建议方案》,45岁的张津华被说服吸脂,上面显示她身高170cm,体重61.6kg,体脂百分数“肥胖”,腰臀脂肪比率“严重肥胖”……

▲张津华当时在美容诊所被分析为腰臀脂肪比率“严重肥胖” 受访者供图▲张津华当时在美容诊所被分析为腰臀脂肪比率“严重肥胖” 受访者供图
▲名会红医疗美容诊所手术知情同意书上显示手术中一项为:腰腹吸脂 受访者供图▲名会红医疗美容诊所手术知情同意书上显示手术中一项为:腰腹吸脂 受访者供图

  张津华准时赶到诊所,并支付了121682元费用。2008年8月4日晚11点,手术开始,主刀医生是王良发。

  陪张津华去诊所的是朋友郑雪娟,据其回忆,诊所拒绝陪护,于是自己返回家中。病历显示,第一台手术完成后已是8月5日凌晨。这时,张津华一切正常。随后,由王良发主刀,进行腰腹吸脂及面部手术。手术中,意外发生。

  张津华具体何时昏迷?名会红美容诊所的抢救记录与北京急救中心的记录完全不同。

  名会红提供的材料显示,(8月5日)约4:03分,张津华突然出现呼吸困难,变浅变慢,且血氧持续下降,至4:06分仍未缓解。4分钟后,诊所报警。

  但北京急救中心《院前救治记录摘要》显示,“(张津华)因意识不清1小时,于2008年8月5日3点56分呼叫120。患者于1小时前在美容诊所内做美容手术过程中,突发意识不清,呼吸停止,给予肾上腺素应用,用量不详,呼吸机辅助呼吸诊疗后,病情不见好转,叫车转院,救护车4点22分到达现场……”

  所有材料显示,张津华的确倒在了手术台上。

  “大约8月5日凌晨4点半,接到美容院(诊所)的电话,说你朋友不太好。”回到家中的郑学娟突然接到诊所电话,当她赶到诊所时,120的救护车已经到达,“一名男医生对我说,她情况不太好,呼吸衰竭,已经昏迷。”

  那时,远在匈牙利的王焕凯还在睡梦中,他被电话铃声惊醒,之后改签了更早的机票,于2008年8月5日从匈牙利赶回北京。

  在医院见到妻子时,王焕凯悲从中来,“妻子面目全非,嘴里插着管子,并且佩戴着呼吸机。”

  超范围开展诊疗活动

  美容诊所及主刀医生证书被吊销

  直至今日,王焕凯都无法想象,曾经好动的妻子在一夜之间成了这般模样。他喃喃自语:“她喜欢活动,经常打球,很少生病,很少吃药。”

▲如今只能躺在病床上的张津华 受访者供图▲如今只能躺在病床上的张津华 受访者供图

  但是,事情已经发生。

  北京华夏物证鉴定中心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显示,名会红美容诊所在手术中使用的肿胀液总量约4000ml,盐酸利多卡因总剂量达2.4g,盐酸肾上腺素总剂量达4mg,“使用量过大。”

  当时的北京市朝阳区卫生局查明,主刀医生王良发及麻醉师余奇光麻醉用药利多卡因超过《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临床用药须知》(2005年版)一次限量6.0mg/kg的规定,致使张津华目前构成一级伤残和完全护理依赖。

▲司法鉴定书部分内容 受访者供图▲司法鉴定书部分内容 受访者供图
▲医院病历的部分内容 受访者供图▲医院病历的部分内容 受访者供图

  一年后,北京华夏物证鉴定中心接受张津华方代理律师委托,对张的遭遇进行司法鉴定。鉴定结果显示,名会红美容诊所关于张津华的昏迷时间记载不实。同时,该诊所在张津华昏迷后延误了抢救时机。

  2014年,王焕凯一方曾提起民事诉讼。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曾委托第三方鉴定机构北京通达首诚司法鉴定所再次作出鉴定,结果与华夏物证鉴定中心结论一致:张津华的损害后果与医方医疗行为存在直接因果关系,医方(名会红美容院)应承担全部责任。 

▲司法鉴定书部分内容 受访者供图▲司法鉴定书部分内容 受访者供图

  事发至今,9年了,看着病床上的妻子,王焕凯深感无奈。几年前,他就听到了极其糟糕的消息,“医生看到妻子的片子后,第一句话是:这个人还活着吗?第二句是,这是他从医几十年来看到最严重的病人,大脑已经空了。如果不是还有癫痫,大脑异常放电,其实已经脑死亡了。”

▲如今的张津华 受访者供图▲如今的张津华 受访者供图
▲张津华旧照 受访者供图▲张津华旧照 受访者供图

  “出事时,二女儿不足8岁,天天哭闹,要妈妈。大女儿18岁,只能哄着妹妹,肩负起妈妈的责任。”王焕凯说,“每每想到这些,我的心都在流血。”

  张津华昏迷后,王焕凯开始四方奔走,“要为太太讨个说法。”

  2009年12月底,当时的北京朝阳区卫生局吊销了名会红医疗美容诊所的《医疗机构职业许可证》,次年,主刀医生王良发和麻醉师余奇光的《医师执业证书》被吊销。

  主刀医生取保候审期限届满

  张津华代理律师:诊所违法成本低,不能保护爱美女性

  诊所和相关医生虽然都受到了处罚,但王焕凯认为,在这起事件中,相关责任方已造成故意伤害,因此多方奔走,希望追究对方的刑事责任。于是,2014年,王焕凯决定撤回民事诉讼。

  张津华的代理律师解释,民事判决生效后,就不能再走刑事诉讼,但刑事案件到了法院阶段后,可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她告诉红星新闻,2015年,在检察院的监督下,北京市朝阳区卫计委将案件移送到了公安机关,“公安于2016年1月刑事立案。2016年11月,主刀医生王良发被刑事拘留,但公安机关报检察院批捕时,没有获准,因此,王被取保候审。”

▲网上刊登的王良发资料信息 网站截图▲网上刊登的王良发资料信息 网站截图

  当时,北京市朝阳区检察院向警方出具了《不批准逮捕理由说明书》,其中称,“本案现缺乏公安机关委托第三方鉴定机构所做的专门的《医疗事故技术鉴定》,缺少关键性证据。”

  《医疗事故技术鉴定暂行办法》中明确,鉴定申请需医患双方协商一致共同向市医学会提起,或患方向医疗行政部门投诉由医疗行政部门移交医学会鉴定,或由人民法院根据当事人申请委托医学会鉴定。

  在王良发取保候审这一年期间,王焕凯一直在为医疗事故鉴定一事奔走,但未果。

  今年10月19日,北京市朝阳区卫计委曾向王焕凯书面回复称,医疗事故争议中的医方主体已经不存在,因此医疗事故技术鉴定无法进行。

  张津华的代理律师告诉红星新闻,在张津华的案件中,名会红美容诊所责任最大,但医疗事故罪和非法行医罪的主体是自然人而不是单位。“名会红美容诊所只受到了行政处罚,即被吊销证照,并处罚款3000元。其违法成本太低,不能保护爱美女性。”

  同时,在《刑法》中,医疗事故罪被认定为,医务人员由于严重不负责任,造成就诊人死亡或者严重损害就诊人身体健康的。犯此罪,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张津华代理律师称,“但该案中,由于医务人员操作失误,以致被害人张津华长期昏迷。如按照医疗事故罪认定,太轻,应依照故意伤害罪判处。”

  目前,网上关于王良发的最早资料是在2年前更新。公开资料显示,近年,王良发曾在多家美容医院执业,不过,红星新闻在国家卫计委官网上并未查询到其执业信息。

  红星新闻多次尝试联系北京市朝阳区检察院,但该院工作人员称,“不会就此事接受采访。”

▲网上刊登的王良发资料信息 网站截图▲网上刊登的王良发资料信息 网站截图

  此外,多家美容网站宣称王良发为中华医学会医学美容与美容学会委员,但在11月23日,中华医学会向红星新闻证实,并无资料中所宣称的“中华医学会医学美容与美容学会委员分会”,只有“中华医学会医学美学与美容学分会”,并且也没有名为王良发的委员。

  诊所改名,对方否认同一家

  张津华丈夫曾许愿:妻子清醒捐千万

  红星新闻注意到,事情发生后不久,北京名会红经贸有限责任公司名会红美容诊所已被吊销。在一些公开场合,一位名叫倪薇薇的女子曾以名会红美容诊所创始人自居。而在另外一个名为“明会红”的医疗美容诊所的网站上,创始人倪薇薇的个人照片也放在首页的醒目位置。

▲网上显示的倪薇薇和明会红资料信息▲网上显示的倪薇薇和明会红资料信息
▲明会红网站上显示的倪薇薇信息▲明会红网站上显示的倪薇薇信息

  红星新闻查询后注意到,2010年5月,北京龙瑞堂美容有限公司成立,主要经营范围为美容(非医疗美容),其旗下设有明会红国际医疗美容诊所(明会红),而名会红与明会红的经营场所一致,均为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甲9号世贸国际公寓D座2层。

  王焕凯认为:“他们换了名字继续营业,而我家破人亡了。”

  但明会红相关负责人回应说:“现在的明会红已经倒了好几次手,我们是今年9月才接手。听说过之前的事,但并不了解详情。”至于网站还使用倪薇薇照片的原因,对方说:“官网已经做了六七年了,很久没有更新了,我们和倪薇薇也没有任何关系。”

  和王良发一样,网上关于倪薇薇最近的消息也是2年前的了。明会红的工作人员直言,很久没有见过她了,“更没有她的联系方式,已经不是一家了。”

  一位知情人向红星新闻提供了倪薇薇的两个手机号码,但一个非本人在使用,另一个显示已关机。

▲张津华的丈夫王焕凯曾因此事接受央视采访 节目截图▲张津华的丈夫王焕凯曾因此事接受央视采访 节目截图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17 版权所有:青岛网 青岛传媒网 atQingd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客服QQ:2792255827 运营商:上海远方的田野信息技术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

客服热线:1861-532-4884(青岛) 021-34121912(全国)

ICP备案号: 沪ICP备11035786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