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社会频道

四川一村妇申请补助时在政府跳楼:大儿子患白血病

发布时间:2017-11-30 18:31:48  来源:转载
保升乡政府办公楼。11月27日,唐坤香从办公楼三楼跳下。本文图片除署名外均为 澎湃新闻记者 王鑫 图  保升乡政府办公楼。11月27日,唐坤香从办公楼三楼跳下。本文图片除署名外均为 澎湃新闻记者 王鑫 图

  23岁的佘军亲眼看着母亲唐坤香从乡政府办公楼三楼跳下,却来不及阻止。

  不到一个月,哥哥得了急性白血病,母亲跳楼摔伤,佘军感觉“天要塌了”。

  44岁的唐坤香是四川遂宁市船山区保升乡插板堰村村民。11月27日上午,她前往乡政府找插板堰村党支部书记王多玉反映申请困难补助时,突然跳楼,导致全身多处骨折。

  唐坤香29日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她是因为王多玉态度恶劣,不愿意给其开证明才跳楼的;而王多玉对此予以否认,并称不可能为难来办事的群众。遂宁市公安局船山分局保升派出所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当事双方各执一词,民警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佘超被查出急性混合细胞白血病,一家人的生活轨迹被打乱。受访者 供图佘超被查出急性混合细胞白血病,一家人的生活轨迹被打乱。受访者 供图

  白血病

  唐坤香的大儿子佘超病倒了。

  佘超原在遂宁一家电子厂上班,每个月能挣两三千块钱,勉强维系一家四口人的开销。今年11月1日,24岁的佘超在体检中发现自己的血小板偏少,医院最终诊断为“急性混合细胞白血病”。12天后,佘超住进了遂宁市中心医院血液科化疗。

  11月23日,父亲佘国辉带着佘超前往北京求医。在获得更好的医疗条件的同时,佘超治病的费用也多了起来。

  “到现在已经花了差不多10万元了,医生说接下来至少还要五六十万。”佘国辉这些天一直在陆军总医院看护儿子,吃住都在医院里。佘超的妻子段俊也去北京看了丈夫,但只住了两晚就回了。

  段俊说:“北京的消费太高,(我)还有一对双胞胎女儿要照看,(她们)才一岁零一个月。”

  佘国辉家的户口本上写着七个人:户主余国辉、妻子唐坤香、儿子佘超和佘军、儿媳妇段俊,还有两个孙女。

  一家七口住在乡上一套建面114平方米的房子。这套房子是佘国辉五年前买的,房款加装修一共花了30万元左右。佘超一家住在主卧,父母和弟弟各住一间次卧。

分户申请。分户申请。

  筹钱

  佘超一病,父亲佘国辉没法再出去打工挣钱了,加上没有固定工作的唐坤香和段俊,这个家只有佘军靠着每个月两三千块钱的工资撑着。

  一家人都在想办法筹钱。

  佘军帮哥哥跑申报医保报销,每天至少四次在朋友圈转发“水滴筹”筹款链接。截至记者发稿前,已筹11万元。

  就在佘超去北京看病的当天,家里决定把房子卖了。佘军也把卖房的信息挂在自己的朋友圈,目前,有人愿意出30多万购买。

  “(房子)卖出去了我们就出去(租房)住。我们一大家子就这一套房,村里的房子好几年前就拆迁了,但是分的房子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下来。”佘军说,老家那套房有124平方米,但分的房子到现在还没有着落。

  为了争取到更多的补助,家人想到了分户。

  澎湃新闻了解得知,佘国辉的老家因西部现代物流港建设被拆迁,待安置小区建成后,佘国辉可以有资格选房。

  “其实哥哥结婚的时候就想分出去的,但一直没分成。”佘军认为,如果他们一家四口分出去了,按照哥哥一家目前的状况,几乎是没了收入来源,肯定符合贫困户或者低保的标准。这样一来,也能稍微减轻点负担。

  唐坤香决定把儿子佘超一家的户口分出去,再为其申请低保。

佘军(中)和亲属在医院照顾摔伤的唐坤香。佘军(中)和亲属在医院照顾摔伤的唐坤香。

  跳楼

  遂宁市公安局船山分局保升派出所相关负责人介绍,27日9时17分许,唐坤香与佘军拿着一份申请书、户口本等材料来到派出所,为佘超办理分户手续,民警明确告知其分户需要提供本人书面申请书、分户协议和村社证明,由于唐坤香准备的材料不齐全,民警让她把材料准备好再过来办理。随后,两人离开派出所。

  佘军提供给澎湃新闻的一份《申请》显示,佘超以“外出务工需用户口本,但原户口本上人数较多,携带不方便”为由,向宝升乡插板堰村村委会提出分户申请,并保证“在分户后佘超一家不会因为无房屋而再次提出申请修建房屋”。

  24日,插板堰村村委会主任张中能在《申请》上签下“情况属实,兄弟俩拟分家,同意分户”,并加盖村委会公章。

  保升派出所相关负责人介绍,这份《申请》实际上就是村社开的证明,只是格式不够规范,唐坤香误以为还要村上再开一份证明。

  唐坤香告诉澎湃新闻,为了给佘超分户办低保,她找过王多玉三四次,但除了让唐坤香拿户口本那次面带微笑外,王多玉的态度都很差,“对我嘿(很)凶,我说我每次找你办点事都恼火(困难)得很。他说,这个(出证明)给我办不到。”

  唐坤香回忆,事发当天,她对王多玉说:“你不给我办的话,我就想别的办法、采取其他的措施。他就说‘随便你’。”紧接着,唐坤香拿着资料走了出去,“办公室里面那么多人,都没有人把我拦下。”

  走出办公室后,唐坤香径直上了乡政府办公楼三楼,“他(指王多玉)要是不刺激我,我也不会情绪激动(就跳下去了)。”

  据佘军回忆,事发当日,他开着一辆红色的“力帆320”轿车带着母亲去乡政府去找王多玉。这辆车是他在2015年11月买的二手车,办下来花了8000元。由于要找地方停车,他耽搁了几分钟才走进乡政府。

  “我进去的时候,就看到她(唐坤香)身子悬在三楼外面,手都要松开了。我想喊她,让她不要跳,但是来不及了。”佘军说。

  遂宁市中心医院河东分部诊断,唐坤香腰2、3、4椎双侧横突骨折、腰5右侧横突骨折、右侧骶骨翼骨折、左侧耻骨下支及左髋臼骨折、左侧肩胛岗中部多发骨折,伴小骨片形成,断端轻度移位。

  目前,家人为唐坤香交了1.8万元的医药费。佘军说,哥哥知道母亲跳楼的事情,但不知道具体情况,等伤情稳定一点,家人再告诉他母亲的伤势。

为了凑医药费,一家人准备把房子卖了。图为佘军发布的朋友圈截图。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3-2020 上信传媒 5 上海中心城区网(上海网) sh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21-34121912 客服QQ:191646616点击可以在线给我们留言,我们会在第一时间点击可以在线给我们留言,我们会在第一时

沪ICP备11042264号-2